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齐鲁新闻 > 正文

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神!

更新时间:2021-07-17

  它的声音的确是田有力的声音,但它是不是田有力本人就很难说了,阿里带回的情报早被包括楚云升在内的每个银色军团士兵所熟记。

  在巨大脑袋内的暗红平台上,理应没有任何枯尸回应它,但随即枯尸中便响起一个刚刚为楚云升所熟悉的声音:

  它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此时谁来回应谁就有最大的嫌疑,以可错杀不可放过的道理来说,它是在找死。

  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,很快还会有更多的其他枯尸陆续“说话”,彻底将水搅浑。

  所有人不说话,是一种让施骗者无法分辨楚云升的方式,所有人都开口说话,是另外一种方向相反但效果同等的方式。

  枯尸们可以选择集体不说话,不回应,这样就不需要最先说话的几个枯尸去冒险,就像悉灵主,它现在第一个开口说了,如果其他枯尸没有默契到它的想法,又或默契到了却不同意它的想法,两者只要一个条件不满足,大家都会继续集体沉默,那它就真的是要被“错杀”了。

  楚云升相信其他枯尸很快会跟进悉灵主,不是悉灵主有多么重要,也不是悉灵主有多高的威信,归根结底,它们要参与到“田有力”与他之间的谈判中。

  它们若不出声就形同放弃这个机会与权力,一旦“田有力”与楚云升从广播式地单向交流,通过给与楚云升特殊的方式,进入到私下交流阶段,它们便立即陷入巨大的被动。

  即便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,它们也要掺和进来,更何况,还有名正言顺地所谓保护神储的大好借口。

  如果是193抢了第一个回应,楚云升反不觉得奇怪,193一直以保护未拒绝神国条件的神储以及维护神国利益的观念在说话。

  悉灵主则因其动机矛盾而变得极为复杂,它最先提议背诵神储规制,找楚云升出来立即送死,但三方进入僵持阶段,它的提议动机,似变成了阻止楚云升从僵持拖延中获利而防止神国战败。

  左旋内部神储之争到了如今,尤其是左旋特使已到,以悉灵主它们聪明的脑袋,绝不可能再继续骑在墙头上仍然摇摆如不倒翁。

  如此一刻三变,正如380所言,它必然有它合理的动机,只是别人难以测度,因此看着非常的矛盾。

  “我是谁的确很重要,但对您来说并不重要,您也可以将我仍看作田有力,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  它所用语言来自新舰,又用了“您”这样的敬语,和田有力表面上的确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  只是有些奇怪,它的语言来自新舰,悉灵主等枯尸们却也能听懂,那就应该与语言方式无关,大约和它们此时被全知全见有关。

  果然,楚云升猜得没错,马上就有其他枯尸跟进出声了,又是楚云升一旁的193道:“你既全知全见,就应当知道左旋神储此时仍是神储。”

  193的话听着像是告诉“田有力”楚云升与它们左旋众灵目前仍是一方,要谈就一起谈,但实际却是告诉楚云升,如果楚云升选择同意神国条件,那么他的筹码就会激增,背后就是整个神国!

  当然,如果“田有力”将193嫌疑为楚云升的话,那么这句话又可以理解为楚云升是在向它增加筹码,扩大威慑能力。

  楚云升继续默不作声,左旋的这些灵主确实没有一个简单的,一话也能多用,他便先不出声,听听它们和“田有力”还会说些什么。

  “田有力”一如既往地将193也仿佛视为楚云升地说道:“以我所知,左旋之势的确空前,两位老神尊之威也的确空前,但与我无关,而且,据我所知,楚先生您对继续做左旋神储大约也没什么强烈的向往,我知道您真正想要什么,我对此不做评价,我只说我能做什么。”

  它左一个什么的,右一个什么的,什么也不什么清楚,枯尸们就是再聪明绝顶,也有些难猜了,唯有楚云升自己知道它在说什么。

  这话听着等于没说,“田有力”本身就正要说它能做什么来谈判,已经在解决现在的局面了,不用悉灵主插上这么一句话。

  可是真要接着悉灵主的话往下谈,就会发现谈判的过程被阴险地快建到最后的各方需要上,筹码和条件什么的反而放到了后面,变成先说结果再谈过程,将原本的次序倒装了。

  “田有力”也不质疑悉灵主,却也不着急答复这个问题,另说道:“楚先生,我刚才说,您仍可以将我看作田有力,并不是骗你,我要说的都是你所需要要知道的,这要从一个很久很久前的故事说起。

 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,我想先问问楚先生,问问能听到我所言的所有生命,尤其是左旋的众灵,还有那位新神国的灵尊,还有一位我竟都不知道来历的灵。

  但谁也没想到,进入光晕不仅仅是左旋众灵,还有其他灵,尤其还有新神国的灵尊!

  楚云升同样也非常的吃惊,不过现在还不能证明“田有力”说的是不是真的,也许只是扯个虎皮罢了。

  他绝不希望这是真的,顶级灵的意外变数太大,即便来自新神国,可一旦外面的新神国众灵得知它们的顶级灵出现,它们立即会从楚云升的合作方变成“恶龙”。

  片刻后,枯尸平台这里没有人回应“田有力”的话,“田有力”却像是得到了回应,说道:

  “是啊,这是最睿智的看法,如果真有神,神无需为我们所见,我们也无需见到神,我们一切所思所想,皆为神所知所见了。

 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,就是从这里开始,很久很久之前,有人却决定想知道神到底存不存在。

  它首先给神做了定义,认为神应当在宇宙范围内全知全见全能,否则不能称之为神。

  神只能是唯一的,神于全宇宙范围内全知全见全能,再出现一个全宇宙范围内全知全见全能的“神”,必然于先神重叠,仍只能是同一个“神”。

  根据视界之外无意义的宇宙定义,它起初想将宇宙中一切的事物都送入黑洞,送入视界之外。

  后来,它不知道遇到什么挫折,大约觉得这条路走不通,又改为另外一个方式,而且难度也小很多。

  实际操作上,也不是真的需要将生命送入黑洞这样视界之外,只要简单地屠杀就行了。

  它认为只要宇宙中的生命数量下降到一定的程度——下降并集中到它能够全覆盖全控制的程度,那么它与神必然在一个领域发生严重的重叠——对宇宙中所剩下的所有生命的全知全见。

  它计划消灭全宇宙的生命,如果消灭到一定程度,即它可全覆盖的程度,仍然没有发现神,它便准备将剩下的生命继续消灭,直到宇宙只剩下一个生命,那么神便无所遁形。

  它是一个独立的生命,还是一个群体,我现在还不知道,但我知道,它毫不在意自己是否能够成为最后一个生命,去亲眼证明神是否存在,它只在意有一个生命可以证明神是否存在。

  它一边制造数不清的宇宙灾难,一边建造少量可供生命避难的安全港,消灭绝大部分生命的同时,集中保存下少量可以被它覆盖的生命。

  迄今为止,它的计划并未成功,否则我们早就不存在了,它也彻底地失去了踪迹,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中。

  它说到这里,楚云升立即想起一段对话来,那还是在新世界所遇见的穿维飞船,里面一“男”一“女”的对话。

  不过,那段对话与“田有力”的故事也有明显不同的地方,“田有力”故事中对神的定义为全知全见全能,而那个“女声”则认为神是应可以创造前所未有的,创造不存在的。

  楚云升正回忆着多年前的那段对线出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所在的星系就是它制造出来的安全港之一?降临点彩虹桥也是它弄出来的东西?”

  299便说道:“那你要做的这件事便毫无意义,根据左旋记录,宇宙历史上更大规模的事件都发生过,这并不算什么。”

  “田有力”却说道:“但是你没有发觉我们所在这个星系,以及彩虹桥降临点,非常有利于它的计划吗?也许它的确与彩虹桥没有关系,但彩虹桥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

  “田有力”所说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,大黑暗即即将来领,据目前所知,就连楚云升都知道,只有有限的地方才能躲过大黑暗,比如神国。

  那么,这些地方线没有再说话,大家可以在大黑暗来临的时候,将脑袋埋入沙子不去想这些事情,只为了存活下来。

  但问题依旧是问题,不会消失,只是大家都认为自己不过渺小者,那不是自己可以操心的事情。

  楚云升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花费时间,不仅是因为他与新舰仍在生存线上挣扎,还因为他自始至终认为由于宇宙时空尺度实在太大,造成了许多事情在漫长时间跨度上交织在一起,如果两大神国都理不清楚,他现在肯定也没那个能力。

  “我刚才还没有说完,我要做的事情,就是要在这里的痕迹中,找到证明这个故事存在的最关键环节证据。

  在这个故事中,为证明神是否存在的它,未曾留下与侥幸幸存生命有过直接接触的记载,介于两者之间,负责清查漏网之鱼以及管理安全港的执行者,被幸存生命称之为神在世间的唯一行走,根据我的调查,这些执行者也叫做八域巡天使。

  它们实际上并不唯一,只是幸存者们不知道,每个安全港中的幸存者们都被它们中的一个全知全见,所以对幸存者们而言,所知说见它们的那个八域巡天使,那个执行者,就是唯一的。

  御所是执行者们八域巡天的证明,没有御所的执行者,就不是合法的八域巡天使。

  我曾见过它们的御所,但没有一次见过这里的现象,而这个现象完全符合我所说故事的记载,所以,只要找到它所对应的御所,就能证明这个故事的确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  找到御所,我只要证明御所存在就行,您可以拿走御所,据我调查所知,御所的制造,与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有关。”

  在楚云升众多的敌人当中,影人一直给他最大的压迫感,哪怕是后来遭遇灵生命,都没有那时候的影人给他的压迫感强烈。

  最重要的是,如果影人没有特殊之处,新神国老神尊为什么在七钉中困住它?且没有杀它?

  楚云升在地球上时,最早以为是两位老神尊来不及处理,随着他进入星空才意识到绝无可能,但影人已经不在了,忙于求生的他也没有再花时间去考虑这些问题。

  楚云升忽然发现,新神国也不是对这片星空一无所知,如果新神国的那位顶级灵真的也在光晕之内,那么它很可能是冲着八域巡天使来的。

  如果不是与左旋关于神储的冲突已经到了必须一战的地步,如果“田有力”所言非虚,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故事真假。

  楚云升记得地球上出现的棺椁里面是冰族的瀞,但据卓尔人皇北樱说,棺椁中的真正八域巡天使已经死了。

  而影人有过本体吗?楚云升一直见到的只是一个影子,所以才会用影人来代称它。

  影人曾在起钉与古书大战的时候说过,它是路过而被拘禁,但没有说是在什么地方被拘。

  涉及到冰火各族,涉及到卓尔人,涉及到两大神国,涉及到伪霸,涉及棺椁,涉及到八域巡天……也涉及到他的95827.

  这时候,平台上一个枯尸接着一个枯尸向“田有力”提出疑问,它基本都逐一回答。

  最后,它仍如对楚云升所说:“楚先生,马上,我会引导所有生命齐聚调节机构入口处,您如果相信我,可以一起过来,我有办法让您进来,您一看便知;

  如果您不信我,我可以协助您,杀光第六纪所有人类,让银色军团控制降临点,我随后会打开所有边缘出口,您可以自由地离开,等我事毕,该行星系的控制权自动由银色军团掌握。”

  上一章章节目录强烈推荐:《黑暗血时代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
友情链接:
中国山东网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全国重点新闻网站,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批准可供网站转载新闻的新闻单位,由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管,走向世界杂志社主办。